查百事 通世界
一个关于新化的网站

资江水涨淹名联

DSC_0050    (肖正凡、吴开友)廿世纪中页,资江中游修筑柘溪水电站,水位大幅度升高,两岸村庄大面积被淹没,特别是琅塘一带简直变成了湖泊。当初,村民纷纷内迁后靠或移居远方,如今谁也找不到家园旧址了。几十年过去了,面对粼粼波光,老人们特别怀念当年那田地,那居室,那寺庙道观,那亭榭楼台,还有那历代名人墨迹,特别是对联。可惜大多模模糊糊记不清了。对联一般都是石刻,石刻浸在水里会永垂不朽,只是那泥砂越积越厚,纵然退了水也难得重见天日。

刘乐仁先生从台湾回来了,离家六十多年,回家一看茫茫苏湖,感慨万千。老朋友们谈起了水淹区那许多寺庙亭阁。没想到刘乐仁先生居然能背诵每一副对联。他记得,清凉寺最大,山门联是:清水洗之,肯定十分干净;凉风来了,排除一切烦忧。记得正殿后面是法堂,法堂对联是:法门顺畅八方,有缘而入;堂奥幽深万丈,无欲则通。法堂后面还有一座天王殿,供奉着四大天王。天王殿联是:天神同弃天堂,长此凡尘同喜庆;王者各居王位,盛其香火各威灵。

乐仁先生还记得,紧挨清凉寺左侧有一座孔子庙,其门联是:孔步我趋,登临此地;子云诗曰,念到何年。他还记得下联那个何字损伤了偏旁。

刘乐仁努力回忆着,终于又记起了河神庙所在位置。河神庙也有一副对联:河伯未来成海若,神仙过去是凡人。河神庙附近便是风神庙,庙门联是:风劲云高山水活,神威鬼怯子民安。风神庙左侧是一座同心阁,有联曰:同路齐行高远,心弦共奏和平。同心阁附近有一座赤田庙,赤田庙很小,但也有一副石刻对联:赤子逍遥,留意聪明神耳目;田家幸福,感恩善美佛心肠。

靠近坪口方向有一座花神庙。据说明代初期这里居住一家富豪,屋后有一座花园,花开得异常茂盛,后来主人没落了,花园依旧繁荣,好事者说几次眼见园中有人影有声音,便解释为花神显圣,久而久之,越传越玄乎,于是在园中建造花神庙,请进士张慕庵撰联:花心滋润承甘露,神目光明送信风。后来又有人在花神庙附近建一座凉亭,名曰远香亭。亭柱有联:远程拱手迎君子,香气随身带美人。据传此联就是凉亭主人所写,本身是烂秀才,游手好闲,更爱沾花惹草。

刘乐仁先生乘船来到易龙。他对这里情有独钟,这是他姥姥家,姥姥祖上遗下来一座古宅,据说还是明代建筑物。槽门上方高悬灈清堂三字,两边配一副六字联:灈足河须远水,清心只要仁风。他记得紧邻灈清堂还有一座茶亭,名曰烟水亭。有联曰:烟消云散悲王者,水涨船高乐庶民。隔烟水亭一里许,有寺庙一座,名曰洪鲜寺,有联曰:洪福齐天,仙凡共乐;鲜花满地,草木同荣。隔洪鲜寺半里远处,曾经有一座八角楼,十分显眼,名曰天大楼。楼主人乃大明景泰五年进士刘显,显相公告老还乡之后选择此地安居养老。楼上高悬一联:天风扫雾祥天象,大水淘金富大家。

小游艇最后停在双龙村过夜。这里原有一座古寺,名曰寒浓寺,刘乐仁先生说这寺中菩萨特别灵验,他小时候每年都要随父母来此进香。当然更记得寺门对联:寒风冷月钟声远,浓雾幽林梵语清。至于对联作者是谁,却有争论,有人说是明代进士张慕庵,有人说是清代两江总督陶澍。距寒浓寺三里许,还有一座道观,名曰紫云宫。这里有一副对联据说很有来头,作者是宋钦宗宰相李纲,其联曰:紫气青牛涵谷远,云霞白鹿楚天舒。

很奇怪,刘乐仁先生把水底下那许多对联背诵出来之后,这一带许多老人家都恢复了记忆,甚至连哪一副是何种字体都记得清清楚楚,仿佛那许多石刻对联浮出了水面

声明:本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新化百事通 » 资江水涨淹名联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