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百事 通世界
一个关于新化的网站

新化人陆群上腾讯“焦点人物·第8期:惹麻烦的纪委干部” 为南方金银花正名

8月12日,网友@御史在途发微博扔出了个”重磅炸弹“,实名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食药总局”)为利益集团代言。

微博一发出,各大门户网站竞相推送消息,“金银花”事件迅速成为热点引爆网络。发布这条微博的网友@御史在途却并非普通上访户,而是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

陆群透露,以山东九间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间棚”)为代表的企业,为搞垮南方金银花产业,斥巨资公关,先修改国家药典,将传承数千年的南方金银花改为山银花,再造谣山银花“上火”,导致价格暴跌,南方上千万花农血本无归。

成立于2000年的“九间棚”自称是中国最大的正品金银花全产业链企业,其董事长刘嘉坤曾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并作为人大代表参加过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陆群断言,国家食药总局前局长邵明立为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并呼吁现任局长张勇引咎辞职。

这样的实名举报早已不是陆群的第一次,他三年多来数次出手,“拔刀相助”,在纪委机关神秘和权威的光环下,其所秉持的“正义之气”也从不缺少支持者,但也经常引发别人的疑问,堂堂一名纪委干部,为什么到最后只能依仗微博来高声反腐?

  “微博反腐”的常客

自2010年开始,陆群曾多次通过微博关注和披露腐败、环保、食品安全、信访等问题。其中,2011年10月20日,陆群反映,农民工讨薪不成,反遭湖南省长沙县公安殴打一事半年来一直得不到解决,并公开叫板时任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和县公安局局长曾卫国,以官帽对赌。

在陆群眼里,他惹得最大的“麻烦”还不是与杨懿文对赌官帽这件事,而是2011年12月1日,在微博上批评伍皓炫耀红河州广场和耗资数十亿的弥勒县某中学的问题,陆群与伍皓在微博上开始对掐,轰动一时的“湘滇两省官员网络口水战”,甚至惊动了中纪委最高领导贺国强,贺国强批示,陆群同志公开在网上批评其他党员干部,是党的政治纪律所不允许的。

即使如此,陆群这种敢于直言的风格从未停止,一直到今年8月12日,@御史在途这名字开始与“金银花”关联在一起。同时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全国纪检系统官方微博的相继上线,网络公开批评、监督和反腐开始成为一种风潮,陆群也成了站立潮头的人。

“金银花”事件

今年5月份,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的花农代表在基层干部的陪同下找到了陆群,反映南方金银花作为国内金银花市场的主要供应源,被国家食药监总局更名为“山银花”之后,价格逐渐从80~90元/公斤降到了20元/公斤,北方金银花贩子趁机大量低价收购,冒充北方金银花高价卖出,谋取暴利,南方上千万花农则血本无归。

陆群作为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本身这些事跟他的本职工作没有关系。他试图先通过正常渠道进行问题反映,以个人或组织的名义向国家食药总局进行沟通和相关材料的递交。同时给国家食药总局的官方微博发了私信。最后国家食药总局通过省食药局转一份材料给陆群,但未能使其满意,也没有得到国家食药总局官方微博的私信回复。陆群决定在微博上披露此事。

在三个月里,陆群进行大量的资料查证和问题分析研究,形成自己的逻辑链条。他认为山银花被打压是非典之后以九间棚联合国家食药总局等利益集团,经过一系列周密的公关计划执行后的结果。

第一,在学术刊物上造势。

第二,2005年,国家药典把红腺忍冬、华南忍冬、灰毡毛忍冬和黄褐毛忍冬归为新药“山银花”的四种植物来源,而金银花只有忍冬一种来源,这恰恰发生在被陆群认为是国家食药监总局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

第三,九间棚斥资130万,让重庆一家名为“商界永道”的公关公司,在网络上对山银花进行抹黑,造谣山银花上火,有毒。

以上陆群的推断暂且不说是否合理,但山银花上火这件传闻,确实对湖南隆回县大量从事山银花种植与买卖的花农和药商造成了打击。

湖南花农的“逆袭”

湖南省隆回县2001年被国家林业局授予“中国金银花之乡”的称号,金银花也是国务院扶贫计划里扶持当地经济的重要作物。

据2009年的统计,隆回县金银花产业链的总产值突破12亿元,全县金银花农户平均获纯利1.5万元以上。2010年,种植面积达到20.5万亩,金银花产量达到1.3万吨。加上2003年非典时期和2009年末禽流感时期金银花价格的飞涨,不少花农趁机赚得数十万元,看到有利可图,当地农民种植金银花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山银花在2005年国家药典中就被分列,似乎对当地产业影响甚微。2010年国家药典又修订了金银花和山银花的甄别标准。谁也没想到,2010年开始,花农的积极性遭遇价格的持续下跌,收购商和药企更加谨慎,大规模减少收购当地山银花。

2013年03月26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以山银花变脸为题,披露湖南隆回山银花以工业硫磺熏蒸来延长保质期,虽然当时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种植户采用硫磺熏蒸,并随后全面禁止硫磺熏蒸,但最终还是使得已经面临“上火”问题的当地山银花产业雪上加霜。

面对这种境遇,湖南卫视去年花了超过30期湖南新闻联播节目,明查暗访半年,试图辟谣,澄清隆回县山银花“上火”的传闻。湖南省人民政府曾发函给国家药监总局,请求“支持将山银花列入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金银花项下”。湖南、重庆、贵州、四川、广西的10个县市级人民政府联名发函致国家药监局,请求“明确山银花与金银花通用”。

但这些举措并不奏效,隆回县的山银花产业依然处于崩溃边缘,没人收花,没人加工,也没人收购。面对最近引发的争议,花农还被要求“三不”,不接受采访,不发表言论,不准发帖、跟帖。

学术问题还是利益问题?

面对陆群在网上的“开炮”,国家药典委在官网上先后两次放出关于金银花、山银花分类有关问题的图文说明,从药用历史、植物形态、药材性状、化学成分、药用安全和正本清源原则等方面作出解释。

2005年版《中国药典》分列的品种包括金银花在内有六个。金银花和山银花除了都含绿原酸有效成分,前者还增加木犀草苷的测量标准,但两者在性味、归绝、功能、主治、用法与用量上都相同,这似乎无法说服人。国家药典委首席专家钱忠直在最新的回应中表示,山银花分列是2005版大纲定的,跟个人没关系。大纲要全体委员讨论并通过的,买通一两人是没用的。修订背景是,涉及人民安全的药物问题,要一物一名一标准。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的王月丹博士称,中药在古代是以产地和形态等来鉴定,目前这种以化学成分为标准的中药鉴定体系应该检讨,应该结合传统的鉴定方法,以免个别不良企业钻标准的漏洞,对人民健康造成潜在的风险。

陆群则更直白露骨斥之为,表面是学术问题,本质上是腐败问题。他摆出他的证据与推断:

第一,2006年7月6日,国家药监总局曾经向各省市下发一份可申报将金银花原料改成山银花的通知,等文件转到各药企时,已过了文件中的申报截止日期8月1日。

第二,河南太龙药业是国内使用金银花的大户,最近两年一直致力于把公司双黄连产品里的金银花成分改为山银花,但国家药监局一直不批。

第三,南京金陵制药厂的名药脉络宁口服液,处方上写是金银花,但实际一直用山银花,按道理应该是假冒伪劣产品,但一直未受到查处。陆群认为,国家药监局执法不力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不这样,就无法填补金银花供需的缺口,也知道山银花和金银花是可以混用的。

第四,8月14日,国家药典委首席专家钱忠直回应隆回花农受害与药典改名无关,说去年3月26日央视曝光当地用硫磺熏蒸,让山银花变脸的新闻,是个拐点,产地信誉没了,所以别人不认。但是,在2011年5月21日中国食品科技网的一篇报道中,钱忠直的态度是,中国药典并未明令禁止硫黄熏蒸药材,可以正常使用,杜绝滥用、滥熏,这前后明显是双重标准。

此次涉事的九间棚则向媒体表态,公司对国家药监局和国家药典委员会及其领导和工作人员,没有进行任何公关行为。虽然与重庆两家公司进行了阶段性商业合作,但合作内容仅限于策划、采写和发布有关金银花业务的广告和新闻稿件等,从未授意其对山银花进行故意抹黑。对有关人员及媒体的涉嫌侵权行为,将保留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的权利。

可能是微博火药味浓了些,陆群本来只想在8月12日预告一下,没想到提前引爆了舆情,招来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每天数十个电话、短信和采访让他疲于应对,都无暇静下心来,好好准备他所说的“铁证”,也因此,他披露证据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国家食药总局和九间棚回应的速度,甚至在举证中犯了一些资料引用错误。

“梅山蛮”式的新化人

作为湖南新化人,陆群自称拥有典型的“梅山蛮”性格,剽悍,坚忍,霸蛮,敢于担当,不怕事。出身农民家庭,父亲、外公和舅舅都是医生,家里收藏几千册医书,小时候会到山上采金银花,拿到药店里换点生活费和学费,这方面背景也增加他这次进行举报的底气。

纪委机关在外界看来是一个神秘的组织,陆群自认为是促使他们开放的先行者,成为省纪委第一个开微博的干部。算下来,几乎每天都有在微博上找他上访的人,毕竟不是信访局,他也不能全部应付,只能选择性地介入。“金银花”事件捅出之后,组织内领导还是找到他谈话,建议注意分寸,有理有据,适可而止。

陆群自己感叹,一个纪委干部成为新闻人物,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放眼全国,成为新闻人物的党政干部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领导们都希望他低调点,不要惹事惹麻烦,这么搞下去,肯定结果不言而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他不在乎,“做人做官应该无愧于自己良心、该出手的时候要出手,该发声的时候要发声。既然金银花这件事已经参与进来了,就会一直跟踪到底。”

声明:本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新化百事通 » 新化人陆群上腾讯“焦点人物·第8期:惹麻烦的纪委干部” 为南方金银花正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