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百事 通世界
一个关于新化的网站

“新化旅游”白溪绝不能被遗忘

(吴开友整理)近年来,新化县的旅游事业如火如荼。新化县的白溪镇是我土生土长的地方,在那生活了近二十年。虽然在外漂泊了二十几年,但是它那美丽的人文山水时时在梦境里出现。不敢相忘。

a80693f8g7bfe07220477&690

白溪,位于湖南省新化县城北部40公里处,是个古老而闻名的乡镇,已有二千余年历。早在宋熙宁五年《明一统志》载,新化县城初置在白溪镇白石坪(现在的何家坪、民主村、民新村、团结村),按东门山、南门恼、西门溪、渡头街位临资江而建,公元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湖南修建柘溪水库,白石坪被库水淹灭,现只存“东门山、南门恼、西门溪、渡头街”等古地名遗址,并被新化县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在资江枯水季节,当地百姓在这里种上了杨树,又形成了白溪一道靓丽的风景。在春夏交季时,这里的树林已经枝繁叶茂。再加上那嫩绿的野草,五彩的野花,还有那牛群和鸭群、白鹅,加上放牛的老大爷和骑在牛背上的小孙子,让你美得窒息。

在河对面就是木子湾,是张姓始祖的发源地。这周边有数十个村落住着近万户张姓人家。往北走一里的塘冲村曾造就了一代名士:

张大孝: 字慕安,一字蓼庵。新化白溪塘冲村人。明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授舒城知县,有治声。署镇江府同知,调户部主事,转刑部员外郎,出为顺德、凤阳知府。迁四川按察副使,分巡马湖道。有吏才,居刑曹多所平反。回翔府县,所至推诚为治。世称其善断疑狱,剖决如流。民间编有“张公断”歌谣,里娃村媪皆乐于传诵。其兄张大忠官至九江训导。子张世鼎官至陕西布政司理。至今,其夫人捐修的清河桥历经几个世纪的大水冲刷,还有那用巨石砌成的桥墩横亘在鹅溪的水中。守望着两岸百姓的晨鸡暮牛。

在白溪古镇曾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这里是一片白沙洲。资江水从她身旁流过,山岗上树木丛生,十分清静,几十户人家就稀稀落落地住在这里。因为到处是白沙,人们就称此地为白沙。
那个时候,人们已经开始制作豆腐,其实只不过是豆糊。不知哪一天,村头迁来了一户人家,只有一个老太婆。人们不知道她是从哪方迁来,只看到她慈眉善目,制作的豆腐,洁白得象天上落下的雪。于是,老胡子跟她学、后生子跟着她学、妹子们更跟着她形影不离。有一回在她们经常洗包袱的小溪旁冒出了一股泉水。一日,那老太婆带两个妹子去洗豆腐布,忽然那老太婆不见。两个妹子抬头寻找时,只见正南天空中一朵莲花云,上面立着观音大士。众人知道这事后,焚香烧纸,祷告祈求。后来在洗包袱的地方修建了一座殿,名为金佛殿,殿旁把那股清泉水用石头围起来就成了一口井,井水清澈甘甜。如今这井已被河水淹没,但是现代人用潜水泵把它吸入工厂,制作着这历史悠久的“白溪豆腐”。
乾隆十年间,乾隆皇帝私访江南,途经白沙,一行歇宿在村上一家小店。店主便是当年跟老太婆学做豆腐的玄孙子,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当朝天子,只拿出了豆腐招待。席间,乾隆几次细尝品味,越呷越觉鲜嫩,深感自已身为天子,虽呷过无数美味的东西,但这样的豆腐还是第一次呷到,随口便要“再来几盘”。店主又送上三盘,乾隆好不欢喜,在此歇了九宿。临走,他吩咐左右备上匾额,亲笔题写:“走遍天下府,白溪好豆腐”,方才离去。
店主觉得匾额堂皇,字也好看,便命人悬挂厅中。一日,一翰林来此游学,一见匾额,不禁口呆目惊,忙问店主。店主一一讲明,翰林说:“你可晓得,这是当今天子的手笔。”众人不解,为何将“白沙”写成了“白溪”?店主回忆说:“可能是乾隆皇帝多喝了两杯酒,将白沙错写成了白溪。”“白溪”便此此传开,一直称呼至今。乾隆回朝不久,即宣白溪豆腐进贡。从此以后,小店生意生隆,白溪豆腐名声大扬。那些过东洋,走西亚、越欧洲,闯北美的人都带上这儿的豆干,做为礼物,赠送亲朋,据说,现在日本、朝鲜等国人民还知道白溪的豆腐呢。

白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矿产丰富。位于白溪镇的新化县第六中学大门口,现代名将龚谷城将军的故居就在这里。据当地风水大师说,这里是五龙捧珠的宝地。在新化六中后面的山头上,的确可以看到五条龙脉相聚资江与白溪交汇处,算是一道奇观吧。

早在五百年前,这里陶器远销各省,为这里的百姓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在灾荒年代,就有着“要想活,卖瓦货!”的说法。在青石的高桥、何思的檀山村、青山湾、大源村、民主村,都有陶器厂遗址。在我的幼年时期,我曾和我的小伙伴楚保(学名向彬,著名书法家,博士后,现在山东省聊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把陶器盖子的中间穿个洞用树枝穿起做成一对车轮,再搭上树枝做成一手推车,用它装小石头玩。在那个年代的小孩子们,能拥有这种小车也是一种骄傲呢。

白溪位于在大熊山南麓丘陵地区,跨资水两岸,资水从南塘入境,在石子湾改向西流,经爱民出境去荣华,境内河段20公里,且水域最为宽广,民新村与隔河相望的青荆村最宽,达2000余米,境内油溪、白溪、思本溪等支流,山明水秀,俊美如画。

油溪从坪溪村入境,经油溪乡注入资水,流段全长13公里,现已开发成油溪河漂流。东富的东流村、东坪村和油溪铁山村被铁山坝电站一拦,这里就成了一片大水塘。三面环山,山势陡峭,山间枞树、柏树成荫,盛产野山菌。这里的人们爱在稻田里养鱼,再加上这宽阔的坝塘里网箱如织,野生鱼在水草里穿梭,成就了当地百姓之美味佳肴。

白溪起源于大熊山经圳上从吴家台入境,汇合董溪、鹅溪,经白溪大桥注入资水,流段全程30公里,极具旅游开发价值。近年荣华建设湿地公园,当时的紫云英开放时吸引了省内外大量的游客。而白溪镇资江两岸的紫云英却被世人遗忘。只有我们曾经在这里长大的人才知道,这里的草原比那更宽阔,野花更多、更烂漫!

思本溪从新源入境,经民新村注入资水,流段12公里,具有很高的养殖开发价值。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资江两岸种上了各种果树,在春季里,随随便便走在哪个村落,都是花的世界、桃红李白,漫山都是花。那时才明白什么叫壮观!秋天,金黄的稻浪被山坡的各种水果包裹着,它倒失去了风采。而奈李、水蜜桃、红枣、黄糖鹅梨这时成了人们的摇钱树。由于那时的交通不便利,大量的水果滞销。人们不得不砍掉当柴火。要是今天能有如此盛景,那肯定是梅山旅游的另一道风景线。

国家级森林公园—旅游胜地大熊山的主要亮点70%分布在白溪境内。

在烟山住下,清晨起床,站在小木屋的后山头,环顾四周,你会发现,极净的天地间慢慢的流下一团白絮,从大熊山上而来,无声无息的,在山脚下汇聚,先是掩藏了小溪,又为溪旁的小木屋蒙上纱,接着近处的田野,菜园漫漫的浸在这云雾里了。深山闺秀紫云谷、溪边的水车、群峰如笋的鹅溪都在云雾中漂荡着,如梦、如幻。在朝阳初升时,金光普照着,这时偶尔有群白鹭从天边而至,才发现,仙境不是电影里的蒙太奇,而在这里便能享受得到!

处处诱人洞天福地麒麟洞群,更是地下宫殿、天上人间之神工圣景,海市蜃楼,堪称天下奇葩,洞长15公里,上中下四层,洞中生洞,且洞洞相通,神秘莫测,该洞水陆两便,又与神洞龙庵堂依邻相对,极具旅游开发价值,与梅山龙宫九龙洞也一水相连。现在当地政府见洞内石钟乳盗采严重,便把它洞口封起来,便有识之士前来开发!另有老夫洞、新丰洞、天河洞,开发极具规模,又成特色。古八景依稀可辨,县府遗址仍可观风,乾隆欲踏观澜亭,今日新建更现风华,古寨望河殿、水月亭、雷王殿等古代名迹,如今也再复青春。

梅山功夫也在这里能找到它的踪迹,清代的许多的武林高手在这里修练,在他乡扬名。一代宗师文把师和其弟叶山曾在民国时期用一条扁担在益阳市扫一街群霸,至今被现居益阳市的新化人所称颂。现代湖南省二级拳师梅山功夫传承人张策民老师已经八十高龄,他太极矮桩功出神入化,十字手与八卦功夫让那些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们近不得身!老人研习传统的中医药数十年,对蛇毒与狂犬病甚有心得,曾经治愈数例狂犬病患者,为医学界的同行称奇!

近些年来,各地小城镇建设欣欣向荣,从而导致砂石等建筑材料供不应求,资江这条母亲河已被众多挖砂船采挖得百孔千疮。由于挖砂船无砂可采,逐纷纷涌向被柘溪库区淹灭的古县城遗址——白石坪沙洲内采砂石。村民得知消息后,无比痛心。80多岁的廖旭辉老人说:“白石坪一旦开采挖砂,古县城遗址将名存实亡。”
千年古迹危在旦夕,村民们为保住古城遗址,一边自发组织护洲队阻止挖砂船开挖砂石。一边向政府反映白石坪的历史变迁,并将白石坪被挖现状图片报交镇政协、统战。白溪镇政协工委接到报告后,迅速组织镇统战、安监站等部门进入白石坪实地调研,并将调研后情况在今年上半年的县政协、统战会上提交了《保护古县城遗址——白石坪,严厉打击挖砂船非法采砂》的提案,呼吁依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保护方针,立即对白石坪地段发出禁采通告。提案承办单位新化县人民政府非常重视此提案,立即以交办提案形式,指令新化县水利局对白石坪段挖砂行为开展整治,并依据《文物保护法》、《河道管理条例》、《水法》等法律法规,将白溪镇何家坪砂洲段(白石坪所辖的西门溪的花鼓山至东门山,全长2000米)划为砂石禁采区,严禁砂石采挖。
做为白溪人,我们将鼎力支持当地政府,为白溪的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做出努力!希望在明年,东富、横岩、水月、何思等地的稻田养鱼能继续回归到三十年前,成为白溪的一道风景线;资江河上再没有砂石船的吵闹,资江的水越来越清澈,河里的鱼类越来越多。我们白溪人是用旅游资源去吸引世人,而不是靠祖宗留下的那一点湿地,那一点矿产来让这代人去挥霍一空。因为我们要把它留给我们的子孙们。让我们的子孙万年永续!

我们白溪人一定能做得到!20144231345362

声明:本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新化百事通 » “新化旅游”白溪绝不能被遗忘
分享到: 更多 (0)